睢酒

开坑看兴趣 更文看热度(没有好看的小姐姐评论聊天不开心QAQ)受控 cp洁癖

【坤农】我院院草与你院院草不得不说二三事(中)

#坤农 禁止ky 私心打了all农tag
#小学生文笔 ooc满篇 受不了点×  
#激烈言语请谅解
#我吹爆农农的笑容!!

    金黄的银杏叶从熠熠生辉,到凋零在地上,混入泥土。很快,又是一年学期结束。

    陈立农拉着行李箱背着包从刚出门的大跨步走着,到无奈地配合后面跟着的一众人开始慢悠悠地散步式行走。

    众姐妹将陈立农送到校门口还依依不舍,特别是护农小分队队长,一把鼻涕一把泪,欲再来个“十八里相送”。

    又不是再也不见面了。农农无奈极了,却还是任由着护农小分队队长死拽着他的袖子,还像哄孩子一样哄着:“乖啊,乖啊,不伤心了。”

    众姐妹都眼眶红红,满含热泪,你推我我推你,半天没一个人站出来,最后,还是我们承受能力较强的军师大人挺身而出。

    “农农啊……”军师踌躇地问:“曾的那莫喜罕那个蔡席坑吗。”

    陈立农一愣,醒悟过来以后有些哭笑不得:“小丙学姐你的普通话啊……至于学长他……”农农低垂下了头,抿了抿嘴唇,复又抬起头来:

    “喜欢啊。”

    他笑了起来。

    陈立农真的是一个笑起来很温暖的男孩子,他眉眼弯弯,说起喜欢的人的时候,眼睛里盛满了星光,让人恨不得将所有的心啊肺啊都掏给他,他嘴角的弧度,让整片宇宙都平易近人起来,春天的樱花也好,夏日的烟花也好,秋天的果子饼也好,冬天的雾气也好,就是,就是觉得世界,世界真的是很美好啊对吧。

    又喜欢又心疼。

    我们豪爽的护农小分队队长猝不及防地嚎啕大哭起来:“农农啊——”
    军师赶紧指挥着众人拉住队长,然后对农农说道:“侬快轴!这里有我们!”

    农农就这么被推攘着出了校门,远远地听见她们冲他喊着:“农农啊——一定要幸福啊——要是小白脸对你不好,我们就打进体院!”

    真的是——唉,而且学长他……是讨厌我的吧……


    那是一场体院内部举行的篮球赛。再具体一点,就是众姐妹们还不知道蔡徐坤觊觎他们家宝贝农农的时候。

    其实体院内部经常举办这些非正式篮球赛,要知道,男生都需要有挥洒荷尔蒙,呸,挥洒热血的地方嘛。

    农农虽然像往常一样被众位嘻嘻哈哈的小姐妹拉着坐在观众席上,但是观看的心思全无,特别是在蔡徐坤上场之后,他就更加坐立难安,因为今天,他决定去告白(*/ω\*)。

    还是觉得当面告白太过羞耻,所以他早早准备好了情书,然后又因为脸皮薄拖了好几天,才在今天,在篮球赛打完之后,偷偷摸摸,做贼心虚地进了球员休息室,也幸好今天下了雨,大家走得早,他才有机会将信封投进蔡徐坤的柜子里。为什么说投呢,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蔡徐坤的柜子上开了一条缝,刚好可以通过一个信封,真是……呃……贴心?

    不过,这一切也太顺利了吧。

    第二天,陈立农一大早就去蔡徐坤一直打球的地方坐着,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蔡徐坤的回复,但是在球场上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哦你说坤哥啊——他今天说不想来。”

    不,不想来?为,为什么,难道……是因为……

    陈立农望着天空,眼里心里一片迷茫。

    啊,天阴沉下来了,看来今天也是要下雨呢,夏天的雨真是说来就来,令人,猝不及防。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