睢酒

开坑看兴趣 更文看热度(没有好看的小姐姐评论聊天不开心QAQ)受控 cp洁癖

100fo!!!哎嘿emmmmm——
点梗怕是不行了(´Д`),月更写手抱紧自己_(:_」∠)_
就是想问一下,你们想让我更哪篇?
三天后删。

【all农】【尤农】【橘农】全国人民都知道劳资是女装大佬(一)

#all农only 禁止ky
#xxj文笔 ooc满篇 受不了点× 写手玻璃心
#古代架空背景 官名全靠编 想一出是一出 农农男扮女装
#结局暂定 到时候看姑娘们压股

    陈立农这一睁开眼,就看见一个依稀是缩小版尤长靖的人提溜着鼻涕哈喇子站在他的摇篮旁。

    为什么说是摇篮呢,当然是因为他是婴儿啊,这不难理解啊……个鬼啊!

    我明明是一个男人了好吗哼唧,特有男子气概的那种!

    想着,试图起身的但全身软乎乎的陈立农宝贝又摔了回去,摔得是龇牙又咧嘴。

    见状,旁边的那个小屁孩突然兴奋的跳了起来还带动着摇篮抖了三抖,只见他边向着远处做将军打扮的人挥手,边大声喊道:“啊啊啊爹爹!小宝宝对我笑了!他肯定是喜欢我!”

    陈立农:???谁给你的自信??


    一岁的陈立农遇上七岁的尤长靖的时候,他觉得他能把尤长靖这个样子记住一辈子,因为——这婴儿肥也太肥了卧槽,他差点都没认出他好吗?!呃——绝没有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嘲笑他的念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


    “唉……”四岁的陈立农穿着漂亮的小裙子愁眉苦脸地坐在靠窗的书桌前看那竹外桃花三两枝。

    “丽丽妹妹!出来玩啊!”窗口突然冒出一个笑嘻嘻的少年,脸上还微微有些婴儿肥,肉乎乎的,看起来就很好捏,而陈立农也十分顺应内心地捏了上去了。

    “摸摸,能的劲好踏啊QAQ。(妹妹,你的劲好大啊)”尤长靖哭唧唧地看着陈立农,委屈地扁起了嘴。

    那是,我可是男子汉大丈夫!然后悄咪咪地加大了手劲。

    等等!不对。

    “不许叫我妹妹!”

    “可你本来就是妹妹呀!”尤长靖依然保持着那副笑嘻嘻的面孔,没了又补充道,“你爹说的。”

    想起自己那个位及左丞相在家也端着架子只有一种表情的老爹,陈立农不情不愿哼唧唧地闭了嘴。

    然后又快速地考虑了一下自己那陈丽丽的名,就毫不犹豫又略带嫌弃地选择了自己的那个便宜爹取的字:“那你就直接叫我的字好了!不许再叫我妹妹,否则——”说着,陈立农晃了晃他那像小只的白馒头一样的毫无任何威慑力的拳头。

    “好吧好吧,小尚雅,小小年纪怎么那么多讲究。来来来,爬到书桌上来,把手给我,阿兄我带你去乐呵乐呵——哎呦!”

    “说什么胡话!嘴上不干净!”这个从窗口新冒出来的给了尤长靖一个板栗的冷峻少年名唤林彦俊,字邦彦,是当今的大司农且是赫赫有名的大学士林殊的嫡长孙子,父亲又是太子伴读,从小就熟读四书五经,装逼用的琴棋书画又都会一点,长得又好,性格冷静自律,简称——别人家的孩子。

    嘛,其实只是一个九岁的会装点逼的孩子罢了。陈立农冷漠地扯着自己的小裙子想着。要是我能恢复男儿身份,这大街小巷的姑娘们评比的最有潜力公子说不定就是我了!

    “放心,彦俊阿兄会抱住你的。”然后林彦俊敞开了独属于最有潜力公子的怀抱。

    陈立农在两者之间毫不犹豫选择了看起来更可靠的林彦俊。握住小小只的手,即使林彦俊努力压制,却依然上翘起了嘴角,然后一用力将陈立农抱出窗外,放在了地上,牵住了软乎乎胖嘟嘟白嫩嫩的小手。

    见状,尤长靖愤愤不平地嘟囔起来:“哼,四岁的小姑娘懂什么,像我这种男人才懂得情趣好不好……”




【all农】【橘农】【尤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7

#all农only 禁止ky
#小学生文笔 ooc满篇 受不了点×
#怎么还没写到蔡师兄??糟心的尤长胖打扰别人谈(?)情(?)说(?)爱(?)了
#更一下文说明我没死_(:_」∠)_

第七章
    在屈服于恶势力(…)下的尤长胖去付钱的时间里,剩余的二人皆坐在原来的地方等他。

    其实,在与超级亲切的尤长靖形成鲜明对比的林彦俊面前,陈立农还是有些局促不安的,即使之前林彦俊之前有鼓励过他,性格如是,再加上相处时间之短,也在所难免。因此陈立农原以为他俩就这么沉默着直到尤长靖回来,不想,却是林彦俊先开了口。

    “咳咳,陈师弟。”似乎因是先开口,有些不好意思,林彦俊的耳根染着些许红,在他如雪一般白的面色衬托下,十分显眼,根根分明的睫毛由低垂而后缓缓掀开,露出如墨黑得纯粹的眼珠子,却又很快地盖上。

    陈立农十分察言观色地奉上自己最灿烂的笑容,乖巧万分:“林师兄你说!”

    “咳,那个,我并不是铁公鸡……”似乎是很少说铁公鸡这个词,林彦俊说的有些磕绊,又将俊秀的眉目往下掩了掩:“我是说……我并没有一毛不拔……”

     似是不知道如何说才能让陈立农明白自己的意思,林彦俊颇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头。

    “我吝啬的原因——也不是说吝啬——就是你也看到你尤师兄他,过于重物欲,我并不想让这个因素影响到他的修仙之道,我,唉……”

    “嗯嗯我都明白的。”陈立农连忙点头。

    “……哎?你明白了什么……”林彦维持着似乎有着深仇大恨的表情一愣,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好像是在找借口来着……

    “明白……就是明白林师兄你是因为关心长靖才阻止他吃那么多的啊,其实你心地很好的。”

    别别别,别这样说……
    林彦俊感觉脸有点烫。

    “嗯……林师兄你不用怕我误会,我都看出来了,在李师伯的丹荣大殿上林师兄你看我紧张,就鼓励地握住了我的手,这些我都明白的。”陈立农真诚地说道。

    唔确实是这样……但是说出来有点羞耻啊……
    林彦俊微微偏过了头。

    “我知道的,林师兄你又温柔又体贴!”
   
    啊啊啊啊啊!别说了!
    林彦俊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噗的一下射中了,整个人都酥麻掉了……

    他赶紧用手在自己的脸上啪啪打了几下——冷,冷静啊林彦俊!奉承自己的话你可是天天在听的!这,这种程度的奉承,我,我才……

    “哈哈哈哈哈,林彦俊你干嘛打自己啊,傻了吧你——”

    林彦俊一抬头就看见了尤长靖灿烂的露齿笑。
……
……

    “彦俊!林师兄!四师兄!我的好师兄!我错了还不行吗……别在小师弟面前打我啊——我不要面子的吗!啊!啊!我真的打不过你啊——”

    “饭都吃哪里去了你这个完蛋玩意儿!”
……

    嗯……师兄们之间的感情真好啊……


【坤农】我院院草与你院院草不得不说二三事(中)

#坤农 禁止ky 私心打了all农tag
#小学生文笔 ooc满篇 受不了点×  
#激烈言语请谅解
#我吹爆农农的笑容!!

    金黄的银杏叶从熠熠生辉,到凋零在地上,混入泥土。很快,又是一年学期结束。

    陈立农拉着行李箱背着包从刚出门的大跨步走着,到无奈地配合后面跟着的一众人开始慢悠悠地散步式行走。

    众姐妹将陈立农送到校门口还依依不舍,特别是护农小分队队长,一把鼻涕一把泪,欲再来个“十八里相送”。

    又不是再也不见面了。农农无奈极了,却还是任由着护农小分队队长死拽着他的袖子,还像哄孩子一样哄着:“乖啊,乖啊,不伤心了。”

    众姐妹都眼眶红红,满含热泪,你推我我推你,半天没一个人站出来,最后,还是我们承受能力较强的军师大人挺身而出。

    “农农啊……”军师踌躇地问:“曾的那莫喜罕那个蔡席坑吗。”

    陈立农一愣,醒悟过来以后有些哭笑不得:“小丙学姐你的普通话啊……至于学长他……”农农低垂下了头,抿了抿嘴唇,复又抬起头来:

    “喜欢啊。”

    他笑了起来。

    陈立农真的是一个笑起来很温暖的男孩子,他眉眼弯弯,说起喜欢的人的时候,眼睛里盛满了星光,让人恨不得将所有的心啊肺啊都掏给他,他嘴角的弧度,让整片宇宙都平易近人起来,春天的樱花也好,夏日的烟花也好,秋天的果子饼也好,冬天的雾气也好,就是,就是觉得世界,世界真的是很美好啊对吧。

    又喜欢又心疼。

    我们豪爽的护农小分队队长猝不及防地嚎啕大哭起来:“农农啊——”
    军师赶紧指挥着众人拉住队长,然后对农农说道:“侬快轴!这里有我们!”

    农农就这么被推攘着出了校门,远远地听见她们冲他喊着:“农农啊——一定要幸福啊——要是小白脸对你不好,我们就打进体院!”

    真的是——唉,而且学长他……是讨厌我的吧……


    那是一场体院内部举行的篮球赛。再具体一点,就是众姐妹们还不知道蔡徐坤觊觎他们家宝贝农农的时候。

    其实体院内部经常举办这些非正式篮球赛,要知道,男生都需要有挥洒荷尔蒙,呸,挥洒热血的地方嘛。

    农农虽然像往常一样被众位嘻嘻哈哈的小姐妹拉着坐在观众席上,但是观看的心思全无,特别是在蔡徐坤上场之后,他就更加坐立难安,因为今天,他决定去告白(*/ω\*)。

    还是觉得当面告白太过羞耻,所以他早早准备好了情书,然后又因为脸皮薄拖了好几天,才在今天,在篮球赛打完之后,偷偷摸摸,做贼心虚地进了球员休息室,也幸好今天下了雨,大家走得早,他才有机会将信封投进蔡徐坤的柜子里。为什么说投呢,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蔡徐坤的柜子上开了一条缝,刚好可以通过一个信封,真是……呃……贴心?

    不过,这一切也太顺利了吧。

    第二天,陈立农一大早就去蔡徐坤一直打球的地方坐着,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蔡徐坤的回复,但是在球场上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哦你说坤哥啊——他今天说不想来。”

    不,不想来?为,为什么,难道……是因为……

    陈立农望着天空,眼里心里一片迷茫。

    啊,天阴沉下来了,看来今天也是要下雨呢,夏天的雨真是说来就来,令人,猝不及防。


【坤农】我院院草与你院院草不得不说二三事(中上)

#坤农 禁止ky 私心打了all农
#小学生文笔 全篇ooc 受不了点×
#过激言语请谅解
#越写越长emmmmm 结果这篇就写了一群迷妹日常

   一日,聚餐的时候,护农少女甲眼尖儿瞅着对面桌子竟坐着那个妄图勾走我院院草的小白脸!幸好,农农是背对着他的,那么,这一切还来得及!于是她以十分传神的眼神将这一消息传达给了桌上的各位同胞——
    警告警告!一级警报!

    陈立农突然觉得气氛莫名地沉重起来,左顾右盼想看看是什么原因。
    就在他马上要向后看,马上就要看到蔡徐坤的千钧一发之刻,坐在农农对面的护农少女甲急中生智,叫住了他:“农农啊,你能夹一个你前面的虾给我嘛,你学姐我超喜欢吃虾呢。”
    “好的学姐!”农农先是露出了一个小太阳一样的笑容,然后乖乖巧巧地将一整盆的虾端到她的面前:“都放你这边吧小甲学姐,你多吃点。前几天听小乙学姐说你要减肥我还担心着呢,学姐你那么瘦,已经是模特身材啦,不用再减啦。”
    “嗯嗯。”小甲一边应着,一边默默地将所有的虾倒进了自己碗里:
    今儿个谁也别拦我,我无论如何都要干完这盘虾!

    眼看着农农还有向后看的趋势,坐在农农左边的护农少女乙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哎哎哎农农,你手怎么保养的啊,又白又嫩!”
    因为被抓着手,所以农农的注意力不得不集中在他们的手上。然后他涨红着整张脸,快速又不失温柔地将手抽了回来了:“没有,没有保养,我可是男子汉啊学姐,倒是学姐的手很好看才对,新做的指甲真的超漂亮!”
    小乙默默地捂住了胸口,妈哟,农农说自己是男子汉的时候好认真啊,真是可爱地犯规!
    这时,从蔡徐坤那桌传来了巨大的碗碟破碎的声音,引得众人纷纷去看,农农也不例外。

    怎么办?!绝对不能让农农看见蔡徐坤!这狐狸精就仗着自己脸好看妄想独占农农!哼!不行!农农是我们的!

     坐在农农右边的,我们护农少女丙兼机智的军师大人,在困境中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力,两只手迅速糊在陈立农的两侧脸颊上,将他的脸掰过来朝着自己,当,当然了,动作肯定是怎么轻柔怎么来的,这可是我们宝贝儿子的漂亮脸蛋儿!

    “学,学姐,怎,怎么了吗?”农农呆呆楞楞地问道。
    “呃……辣,辣个!农农你看啊,学佳增天的妆啊,似不似很好看!”
    农农于是将身子转过来,很认真地看了起来,看得军师脸红脖子粗,然后回答道:“好看,其实学姐素颜就已经很漂亮啦。”
    军师……军师阵亡了。

    突然“哐当”一声——
    “哎哎哎——坤哥你怎么啦!刚刚还好好的啊……”

    等农农转过身去看时,只看到蔡徐坤的一个背影。

    啊,学长果然是讨厌我的吧。
    他有些难过地想到。



【坤农】我院院草与你院院草不得不说二三事(上)

#坤农!坤农!禁止ky  私心all农
#写手小学生文笔 ooc满篇 受不了点×
#若有激烈词汇请谅解  我也超喜欢坤坤der!但是,但是我宝贝儿子不能就这么嫁了QAQ
#等等坤坤和农农的戏份会多起来的啊喂

    我院院草陈立农明恋你院院草蔡徐坤已久。

    说到我院院草陈立农啊,真乃我大艺术学院一枝花。

    这面相,啧啧啧,一看就是招桃花的好胚子;这声音,啧啧啧,叫你一声小姐姐你就腿软了软了不敢答应不敢答应;这性格,啧啧啧,怎么能会有这么乖的宝贝啊;这笑容,天呐,妈妈你看天使下凡啦——

    于是,可想而知,当年,在阴盛阳太衰的艺术学院又一届迎新日子上,我们双目锐利有神的学姐们在一群娘子军里发现了这么一个霞姿月韵清风霁月的翩翩少年郎,而且笑起来跟个小太阳似的,瞬间——哦吼是初恋的感觉!

    于是一群娘子军们开始你争我夺,上演了一部“你这个小哔——是不是偷抹了我新买的Mac——”“臭女人我新买的裙子我可哔——”的甄嬛传后,痛定思痛,觉着这十分不利于咱院的团结——先把院外的那群小哔——干掉再说——于是各退让一步,成为塑料好姐妹。

    然而后来各女友粉都转变成妈妈粉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具体总结为我家农农这么可爱纯洁善良无辜单纯天真——你怎么能让爱情这种污秽的东西玷污他呢,嗯?你知道小天使下凡一次多少不容易?你就不能让他省省心?

    但是自从各位妈妈粉知道自家儿子喜欢的人是隔壁体院的蔡徐坤之后,犹如晴!天!霹!雳!儿子啊——妈我还没脱单呢——你怎么能——不对,重点应该是——不行,好不容易养起来的白菜怎么能给那些体院的糙汉子给拱了呢?

    怪我们平时把儿子养的过于单纯,遂召开紧急会议,召集个大艺术学院精英,出谋划策,隔绝一切外来因素勾搭我院院草的机会!

    于是——护农小分队正式成立!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们护农小分队不仅都是忠心耿耿的农农脑残粉,而且个个是精英!

    据说我们最精英的护农小分队队长曾半夜越想越气越想越气,于是愤而起床,拿着水果刀就往外冲,欲与那狐狸精蔡徐坤同归于尽,幸被小分队理智派军师拦住了,对队长一顿分析:

    “那凑福狸精始了不要紧,但始,这酿一来,他不就成为农农内心的白虐光朱砂痣,永远抹不去了吗?侬要知道,活能永远拼不过始能!”

    不愧是号称最精英的护农小分队队长,一听十分有理,就冷静了下来,决定虫长,呸,从长计议。

【all农】【尤农】【橘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6

#all农only 其他都是友情向 禁止ky
#小学生文笔 全篇ooc 接受不了请点×
#蔡大师兄持续掉线_(:_」∠)_因此不打坤农tag 尤长胖小可爱依旧霸占着农农不放_(:_」∠)_
#师兄弟排名看偶练最终排名 农农是小师弟 其余人排名提前一个
#我没想到那么久没更新还有小天使催更感动死我了呜呜呜蟹蟹泥萌www



第六章

    “长靖,其实我,我一直想问……”

    “唔唔唔!你油咳末梦题给敢梦!(问问问!你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尤长靖正两腮鼓鼓,左手勺子,右手筷子,风卷残云,应接不暇,眼见着,桌上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

    看着敷衍满满全身心投入到撑死也要吃主义建设的尤师兄,农农……农农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想学林彦俊师兄拔剑直指尤长胖。

    尤长靖终于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看样子是想歇一会,他放下了餐具,笑眯眯地凑近了陈立农:“放心吧你只管吃,钱的事你林师兄担着呢。哎哎哎我偷偷跟你讲啊,这种机会可十分难得,平时让你那铁公鸡四师兄拔几根毛可是难如登天!”

    默默在旁边正准备掏钱并且耳聪目明听了全过程的林彦俊顿了顿,生出了想把没良心的尤长靖抵押在这里的冲动。

    “不是钱的问题啦长靖……”

    “那是什么?”尤长靖甚是纯良地歪着脑袋,“你直说便是。”

    “就是……修仙之人不是讲究什么轻盈之感嘛,长靖吃那么多真的没问题吗?”

    猝不及防地被陈立农噎了一下,又被他无辜又溢满好奇的眼睛那样亮晶晶地望着,尤长靖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深吸了一口气将内心的粗话藏好,并反复告诫自己小师弟正是天真无邪的年纪,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而后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才道:“修仙之人确实有对过多食用凡间之物的忌讳,因为凡间食物多含有浊气,而修仙之人讲究体清。但是——

    这不为了庆祝小师弟你的到来嘛!我这一高兴,就多吃了点!平时师兄可是有好好管束自己的!”

    尤长靖十分真诚地瞪着大眼睛,半撒娇半委屈地撅起了嘴,大有你不相信我就哭给你看,双手也不老实地握住了陈立农的一只手,将其放在自己心口,表明自己犹如真金白银一般真的沉沉诚意。

    感受到尤长靖淡淡的体温从轻薄的衣物里透出来,从小在小镇长大很少与人这么亲密接触的农农的脸噌得一下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绯红,他慌忙收回手,低垂下头,只顾掩饰自己的害羞,连刚刚自己到底问了什么也不知道。

    尤长靖见陈立农挣扎着将手收了回去,也不开口,就一个劲地低着头,百思不得其解地搔了搔头。
空气中开始弥漫一丝丝尴尬……

    “哼。”一直作为背景板的林彦俊在听了尤长靖恬不知耻的话以后忍了好久,觉得身负不让天真烂漫的小师弟被尤·看起来纯良·长·讲起话来连自己都骗·靖拐入歧途的责任,终于开口:

    “八师弟,上次师父出关审核我们近期成果时,在你旁边转悠了很久然后说了一些话,不知你还记得他老人家对你说的吗?”

    “哎哎哎!——师兄哎好师兄!这个话题打住啊——”尤长靖顿觉大事不好,腾地站了起来,然而还是晚了——

    “嘶——我记得老人家说:‘渚流尤氏尤长靖是吧,唉——我们昌山门的伙食确实是好啊——又胖了许多,我差点都没认出来。’叫你平时贪嘴,现在,连师父都牢牢记住你了!”

    “……噗嗤——师父也太腹黑了吧……咳咳,长靖——长靖我没有那个意思——”

    长靖……尤长胖觉得自己面子里子都没有了!恼羞成怒!掀桌而起!然后……就被冷酷无情的林彦俊镇压了下来。

    然后冷酷无情的林师兄大手一挥,让吃人家手短的尤长胖滚去付钱。


【all农】【尤农】【橘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5

#农受only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 禁止ky
#小学生文笔 ooc满篇
#此章还是没有坤农因此不打tag 蔡师兄大概会在下章出现???
#是不是大家都不爱看过度章啊所以没有热度来点评论啊宝贝们
#接受不了请点×

第五章


        最终还是火灵根的尤长靖借了个火给什么都没有的哭唧唧兔子农。

        陈立农满脸写着紧张,距离他成丹已经过去了一刻钟,但是李荣浩师伯依然立在他的炉子边,不开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荣浩沉思了好一会才扔给了陈立农几本书:“资质尚可,得好好练练基础,不然,一出去就让别人知道你是个野路子的。”
“是……是!师伯。”

        “火也没有,动作也错得一塌糊涂,但是……这可是真真实实的百分之九十的成丹率啊!这资质……真想张师弟现在就看看!”

        “可吓死我了!”陈立农摸着自己的心口长吁了一口气,这……这么严肃的场景果然不适合我!

        “刚刚农农真的很棒啊!虽然我没看清有多少成丹但是看李师伯的表情,他真的超满意的!”

        “哎哎?真的吗?李师伯他……很满意?根本看不出来啊……长靖是不是哄我啊……”陈立农有些不满地鼓起嘴,“其实不用的啦,我知道自己只是半路出家的野路子,长靖不用安慰我的……

        但是,其实是有点失落的啦……

        “农农!”尤长靖猛地转过身来,双手啪的一下搭在了陈立农的脸上,真软嘿嘿: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而且你难道你没发现李荣浩师伯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吗?嗯……虽然平时就是一条缝……然后你今天才第一次见他所以看不出来……也很正常。”

        ……长靖你刚刚吐槽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是吧?!

        但是……长靖……真是的……陈立农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似乎被安慰到了呀,要振作啊农农!未来可期!
陈立农弯起了好看如秋水般的眉眼,鼓起的肉肉的卧蚕显得十分可爱。他低头轻笑了声,握紧了手中的书,朗声道:

        “知道啦长靖,即使我做的不好,但是谁知道我努力过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莫欺少年穷!

        尤长靖见他振作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不禁也笑了起来,真的是可爱有又朝气蓬勃啊,即便是一直默不作声,假装冷漠的林彦俊也柔和了眉眼。

        真好啊——

        他们看着那名小少年,他还正当年少,正是鲜衣怒马的年纪,这样眉眼如画的他——还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年纪,是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的年纪,是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的年纪——

        这样的他——这样的他!

        今后可要见证彼此的成长啊。


        少年啊你莫怕,你的路还长得很呐——



        “对了对了为了恭喜农农你加入昌山门成为我们丹修一列,我们去山下尝点好的!来来来,走走走!”

        “可是可是长靖,可以私自下山吗?而且我们并没有银两啊!”

        “怕什么!明天早课之前回来不就成了!而且——别看你林师兄这样的刻薄样,他家可是富甲一方的人家哟——”

        “谁刻薄了!”林彦俊立刻弹起,拔剑直追早已跑远的尤长靖。

        “哟哟哟饶命啊林师兄!喂喂农农跟上啊!今朝有酒今朝醉!”

        真好啊,今朝有酒今朝醉——

        “来啦!”

【all农】【尤农】【橘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4

#农受only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 禁止ky
#这章没有坤农就不打tag了
#小学生文笔 ooc满篇,接受不了请点×
#520好呀小天使们!我已经努力在发糖了!给我个评论啊!
#入坑时间短希望小天使们普及加安利 有没有all农群啊加我加我!超好说话der我


第四章

        “喂喂喂立农师弟?怎么又走神了?!是不是你刚刚是骗我的?”尤长靖表示自己有超级大的情绪了,没有立农师弟亲自哄哄就不会好的那种。

        “怎么会!”陈立农赶紧摆手,尤师兄真的是看起来很亲善,脸上看起来肉乎乎的,没有任何攻击性,而且无论是他现在瞪着他的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还是刚刚脸上的明媚如光的灿烂笑容,对他讲话又是语调缓缓,语气亲和熟稔,怎么看怎么无害。

        “我说——你脑子里是不是有什么对我不尊敬的想法啊?!”

        “没有没有,尤师兄!”这……这也太敏锐了吧?!

        “算了你也不用叫我什么尤师兄了,”尤长靖好姐妹似的挽上了陈立农的手臂,“我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叫我长靖就好了。”

        “真的……真的吗?”陈立农还在为尤长靖的突然举动而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闻言还是晕乎乎的。

        “咳咳咳!”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林彦俊突然猛烈咳嗽出声来。

        “他……他没事吧?”陈立农颇不放心地小声问道。

        “没事没事,哦他是你四师兄林彦俊,他人就这样,没事的。来来来,农农快叫我一声长靖。”

        真的没问题吗?既然尤师兄这么说——陈立农又看了看尤长靖能发光的眼睛,露出灿烂的大白牙和上牙龈的真诚善良的笑容,选择了忽视身后诡异的眼神。

        “嗯!长靖。”

        当陈立农知道他真诚的尤师兄其实大他好几岁,再次感受到连看起来傻白甜的长靖都能骗到自己,这修真界不好混时,这又是后话了。



        殿上。

        蛛网密布,零星灯火在黑暗中摇摇晃晃,也不知是不是陈立农的错觉,他总觉得有他能听见一阵阵的乌鸦凄厉叫声。

        最顶上的座上窝着一个睡眼朦胧的男人,他挥了挥手,尤长靖就殷勤地搬来了炼丹炉,期间还不动声色地踢了一动不动的林彦俊一脚。

        “来,就辟谷丹吧。”李荣浩又再次挥了挥手,但见陈立农竟丝毫不动并面露难色,不满地开口道:“怎么?连区区辟谷丹都炼不出来吗?!”

        “不……不是的!回禀李师伯,我……并没有火可以炼……”

        “没有火?你不是火灵根?”

        “不是。”

        “也没有收服异火?”

        “没有。”

        “那你之前用什么炼丹的?”

        “就是……普通的凡火。”

        “炼成了?”

        “是……”

        “出率如何?”

        “不如何,只有……百分之六十。”

        见李荣浩猛地坐直了身子,陈立农吓得立马闭嘴,喉结微微颤了颤,咬着唇低下了头。

        殿内一片寂静。

        “不必害怕。”安抚的语气使陈立农渐渐平静下来,然后他的手就被另一只温暖的手紧紧握住,但过了一会,突然一个激灵——方才的声音……既不是长靖的,也不像李师伯的……那是……林彦俊师兄的?

         不,不会吧?!

【all农】【坤农】【尤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3

#all农only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 禁止ky
#此章主坤农尤农微超级制霸(?) 林师兄来走个过场_(:_」∠)_  真·玻璃糖
#小学生文笔 全篇ooc 入坑时间短 有没有小天使安利带科普啊有群也可以拉我啊 我超好说话的!
#短小君
#接受不了请点×




第三章




        从李荣浩仙尊那地儿出来之后,陈立农就一直觉得背后凉嗖嗖的,浑身都不自在。他小心翼翼地往后看了看,就恰好看见那个清冷少年不带任何感情地一眼扫了过来——浓眉大眼,嘴角不带一丝弧度,脸部线条凛冽又刚毅,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噫——好可怕!

        偏偏尤师兄心眼贼大,好像什么都没察觉,胆子很小又害羞的兔子农又不好意思说明。啊啊苦恼死我了。陈立农委屈地咬了咬下唇。
   
   
   
   
   
   
   
        就在方才,大嗓门的尤长靖叫住了他并且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以至于差点忽略他身后还有一个人。

        清冷的负剑少年一言不发,紫色的抹额将额前的全部头发捋了上去,显得整洁又一丝不苟,他轻垂下眼睑,只在陈立农好奇地望向他时,才冷冷地撇过一眼。
   

   
       “立农师弟,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

        见陈立农只是立于蔡徐坤的另一侧,微垂着头,怯生生的,什么话都没讲,尤长靖就有些不满,我看起来有这么可怕吗?哼!于是他猛地将头伸了过去。

        顿时,陈立农的视野充斥了尤长靖的大头,尤其是尤长靖还故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这可吓住陈兔子了,他应激地猛地向后退去,躲在了蔡徐坤的背后,双手飞快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别吓着他!”蔡徐坤赶紧一侧的手展开护住了背后的陈立农,另一只手给了尤长靖一个大大的爆栗。

       “呜哇哇!大师兄你这是赤裸裸的偏心!我要控诉!哎哎哎立农师弟你看到没,刚刚大师兄有多么凶,你别被他的表象迷惑了!”

        蔡徐坤:……

        尤长靖最近怕是太闲了,明天去给他申请一下加重早课任务吧。:)
   

   
        看着蔡徐坤一步三回头地走后,尤长靖才有些不满地嘟囔道:“什么啊,我只是李师伯派来叫个人而已,干嘛那么不放心我,好像整得我像洪水猛兽一样,我是那种会欺负师弟的人吗?啊?!”

        见走在他身后的另外两人皆未开口,尤长婧不死心地凑到陈立农身边继续说道:“你觉得呢立农师弟?”

        正被林彦俊的冰冷气压冻得瑟瑟发抖的陈立农反应了好一会:“啊?啊!没有没有,尤师兄看起来很亲善的!”

        虽然心里还想着蔡师兄为什么走了啊!留我一个人在这冰凉强压下抗衡,尤师兄又心眼大得跟个什么似的,呜哇哇感觉自己是被抛弃的小白菜!

        但是,不要这么想啊农农,蔡师兄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师兄啊,他也有任务还有其他师弟需要他,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凭什么蔡师兄还要顾着你。

        不要太依赖别人!你自己一个人就不行吗?那么多年来你不都是一个人撑起自己的那个小家的吗?
        这么想着,陈立农忽然觉得心头一阵凉意,自己最近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