睢酒

随心随意

【all农】【尤农】【橘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5

#农受only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 禁止ky
#小学生文笔 ooc满篇
#此章还是没有坤农因此不打tag 蔡师兄大概会在下章出现???
#是不是大家都不爱看过度章啊所以没有热度来点评论啊宝贝们
#接受不了请点×

第五章


        最终还是火灵根的尤长靖借了个火给什么都没有的哭唧唧兔子农。

        陈立农满脸写着紧张,距离他成丹已经过去了一刻钟,但是李荣浩师伯依然立在他的炉子边,不开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荣浩沉思了好一会才扔给了陈立农几本书:“资质尚可,得好好练练基础,不然,一出去就让别人知道你是个野路子的。”
“是……是!师伯。”

        “火也没有,动作也错得一塌糊涂,但是……这可是真真实实的百分之九十的成丹率啊!这资质……真想张师弟现在就看看!”

        “可吓死我了!”陈立农摸着自己的心口长吁了一口气,这……这么严肃的场景果然不适合我!

        “刚刚农农真的很棒啊!虽然我没看清有多少成丹但是看李师伯的表情,他真的超满意的!”

        “哎哎?真的吗?李师伯他……很满意?根本看不出来啊……长靖是不是哄我啊……”陈立农有些不满地鼓起嘴,“其实不用的啦,我知道自己只是半路出家的野路子,长靖不用安慰我的……

        但是,其实是有点失落的啦……

        “农农!”尤长靖猛地转过身来,双手啪的一下搭在了陈立农的脸上,真软嘿嘿: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而且你难道你没发现李荣浩师伯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吗?嗯……虽然平时就是一条缝……然后你今天才第一次见他所以看不出来……也很正常。”

        ……长靖你刚刚吐槽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是吧?!

        但是……长靖……真是的……陈立农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似乎被安慰到了呀,要振作啊农农!未来可期!
陈立农弯起了好看如秋水般的眉眼,鼓起的肉肉的卧蚕显得十分可爱。他低头轻笑了声,握紧了手中的书,朗声道:

        “知道啦长靖,即使我做的不好,但是谁知道我努力过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莫欺少年穷!

        尤长靖见他振作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不禁也笑了起来,真的是可爱有又朝气蓬勃啊,即便是一直默不作声,假装冷漠的林彦俊也柔和了眉眼。

        真好啊——

        他们看着那名小少年,他还正当年少,正是鲜衣怒马的年纪,这样眉眼如画的他——还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年纪,是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的年纪,是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的年纪——

        这样的他——这样的他!

        今后可要见证彼此的成长啊。


        少年啊你莫怕,你的路还长得很呐——



        “对了对了为了恭喜农农你加入昌山门成为我们丹修一列,我们去山下尝点好的!来来来,走走走!”

        “可是可是长靖,可以私自下山吗?而且我们并没有银两啊!”

        “怕什么!明天早课之前回来不就成了!而且——别看你林师兄这样的刻薄样,他家可是富甲一方的人家哟——”

        “谁刻薄了!”林彦俊立刻弹起,拔剑直追早已跑远的尤长靖。

        “哟哟哟饶命啊林师兄!喂喂农农跟上啊!今朝有酒今朝醉!”

        真好啊,今朝有酒今朝醉——

        “来啦!”

【all农】【尤农】【橘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4

#农受only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 禁止ky
#这章没有坤农就不打tag了
#小学生文笔 ooc满篇,接受不了请点×
#520好呀小天使们!我已经努力在发糖了!给我个评论啊!
#入坑时间短希望小天使们普及加安利 有没有all农群啊加我加我!超好说话der我


第四章

        “喂喂喂立农师弟?怎么又走神了?!是不是你刚刚是骗我的?”尤长靖表示自己有超级大的情绪了,没有立农师弟亲自哄哄就不会好的那种。

        “怎么会!”陈立农赶紧摆手,尤师兄真的是看起来很亲善,脸上看起来肉乎乎的,没有任何攻击性,而且无论是他现在瞪着他的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还是刚刚脸上的明媚如光的灿烂笑容,对他讲话又是语调缓缓,语气亲和熟稔,怎么看怎么无害。

        “我说——你脑子里是不是有什么对我不尊敬的想法啊?!”

        “没有没有,尤师兄!”这……这也太敏锐了吧?!

        “算了你也不用叫我什么尤师兄了,”尤长靖好姐妹似的挽上了陈立农的手臂,“我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叫我长靖就好了。”

        “真的……真的吗?”陈立农还在为尤长靖的突然举动而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闻言还是晕乎乎的。

        “咳咳咳!”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林彦俊突然猛烈咳嗽出声来。

        “他……他没事吧?”陈立农颇不放心地小声问道。

        “没事没事,哦他是你四师兄林彦俊,他人就这样,没事的。来来来,农农快叫我一声长靖。”

        真的没问题吗?既然尤师兄这么说——陈立农又看了看尤长靖能发光的眼睛,露出灿烂的大白牙和上牙龈的真诚善良的笑容,选择了忽视身后诡异的眼神。

        “嗯!长靖。”

        当陈立农知道他真诚的尤师兄其实大他好几岁,再次感受到连看起来傻白甜的长靖都能骗到自己,这修真界不好混时,这又是后话了。



        殿上。

        蛛网密布,零星灯火在黑暗中摇摇晃晃,也不知是不是陈立农的错觉,他总觉得有他能听见一阵阵的乌鸦凄厉叫声。

        最顶上的座上窝着一个睡眼朦胧的男人,他挥了挥手,尤长靖就殷勤地搬来了炼丹炉,期间还不动声色地踢了一动不动的林彦俊一脚。

        “来,就辟谷丹吧。”李荣浩又再次挥了挥手,但见陈立农竟丝毫不动并面露难色,不满地开口道:“怎么?连区区辟谷丹都炼不出来吗?!”

        “不……不是的!回禀李师伯,我……并没有火可以炼……”

        “没有火?你不是火灵根?”

        “不是。”

        “也没有收服异火?”

        “没有。”

        “那你之前用什么炼丹的?”

        “就是……普通的凡火。”

        “炼成了?”

        “是……”

        “出率如何?”

        “不如何,只有……百分之六十。”

        见李荣浩猛地坐直了身子,陈立农吓得立马闭嘴,喉结微微颤了颤,咬着唇低下了头。

        殿内一片寂静。

        “不必害怕。”安抚的语气使陈立农渐渐平静下来,然后他的手就被另一只温暖的手紧紧握住,但过了一会,突然一个激灵——方才的声音……既不是长靖的,也不像李师伯的……那是……林彦俊师兄的?

         不,不会吧?!

【all农】【坤农】【尤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3

#all农only 其他人都是友情向 禁止ky
#此章主坤农尤农微超级制霸(?) 林师兄来走个过场_(:_」∠)_  真·玻璃糖
#小学生文笔 全篇ooc 入坑时间短 有没有小天使安利带科普啊有群也可以拉我啊 我超好说话的!
#短小君
#接受不了请点×




第三章




        从李荣浩仙尊那地儿出来之后,陈立农就一直觉得背后凉嗖嗖的,浑身都不自在。他小心翼翼地往后看了看,就恰好看见那个清冷少年不带任何感情地一眼扫了过来——浓眉大眼,嘴角不带一丝弧度,脸部线条凛冽又刚毅,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噫——好可怕!

        偏偏尤师兄心眼贼大,好像什么都没察觉,胆子很小又害羞的兔子农又不好意思说明。啊啊苦恼死我了。陈立农委屈地咬了咬下唇。
   
   
   
   
   
   
   
        就在方才,大嗓门的尤长靖叫住了他并且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以至于差点忽略他身后还有一个人。

        清冷的负剑少年一言不发,紫色的抹额将额前的全部头发捋了上去,显得整洁又一丝不苟,他轻垂下眼睑,只在陈立农好奇地望向他时,才冷冷地撇过一眼。
   

   
       “立农师弟,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

        见陈立农只是立于蔡徐坤的另一侧,微垂着头,怯生生的,什么话都没讲,尤长靖就有些不满,我看起来有这么可怕吗?哼!于是他猛地将头伸了过去。

        顿时,陈立农的视野充斥了尤长靖的大头,尤其是尤长靖还故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这可吓住陈兔子了,他应激地猛地向后退去,躲在了蔡徐坤的背后,双手飞快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别吓着他!”蔡徐坤赶紧一侧的手展开护住了背后的陈立农,另一只手给了尤长靖一个大大的爆栗。

       “呜哇哇!大师兄你这是赤裸裸的偏心!我要控诉!哎哎哎立农师弟你看到没,刚刚大师兄有多么凶,你别被他的表象迷惑了!”

        蔡徐坤:……

        尤长靖最近怕是太闲了,明天去给他申请一下加重早课任务吧。:)
   

   
        看着蔡徐坤一步三回头地走后,尤长靖才有些不满地嘟囔道:“什么啊,我只是李师伯派来叫个人而已,干嘛那么不放心我,好像整得我像洪水猛兽一样,我是那种会欺负师弟的人吗?啊?!”

        见走在他身后的另外两人皆未开口,尤长婧不死心地凑到陈立农身边继续说道:“你觉得呢立农师弟?”

        正被林彦俊的冰冷气压冻得瑟瑟发抖的陈立农反应了好一会:“啊?啊!没有没有,尤师兄看起来很亲善的!”

        虽然心里还想着蔡师兄为什么走了啊!留我一个人在这冰凉强压下抗衡,尤师兄又心眼大得跟个什么似的,呜哇哇感觉自己是被抛弃的小白菜!

        但是,不要这么想啊农农,蔡师兄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师兄啊,他也有任务还有其他师弟需要他,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凭什么蔡师兄还要顾着你。

        不要太依赖别人!你自己一个人就不行吗?那么多年来你不都是一个人撑起自己的那个小家的吗?
        这么想着,陈立农忽然觉得心头一阵凉意,自己最近是不是……

【all农】【坤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2

#农受only 其他人关系都是友情向!禁止ky
#这章主坤农 微靖农 其实有长进只上了个线_(:_」∠)_估计下章会带他玩
#小学生文笔 随便乱bb 全篇ooc 入坑时间短 希望有小天使科普加安利
#师兄弟排名按偶练最终排名 将农农拉到小师弟 其余人提前
#接受不了按×

第二章
   
         “那个……蔡师兄……”早课过后便被人叫住的蔡徐坤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陈立农——对对对,就是前几天夸他俊俏的小兔子。

        “立农师弟,”蔡徐坤微一侧身,发现陈立农竟因为紧张而紧紧地拽住了自己的衣角,他有些好笑地放缓语调,“不用紧张,有什么事就与我说说罢,修仙路漫漫,作为你师兄,倾听倾听还是能做到的。”

        言罢,蔡徐坤还安抚地朝他笑了笑。

        顿时,陈立农莫名地觉得蔡徐坤的衣角变得十分烫手,而后搜的一下快速地收回了手——真是的,怎么,怎么可以那么温柔啊!再偷偷地瞄一眼蔡师兄的侧脸——

        啊啊啊,蔡师兄真的是又温柔又有魅力——

        陈立农觉得自己该冷静下,先是默默地吐槽了一下自己莫名冒出来的花痴想法,才正色道:

        “蔡师兄,是这样的,不是说我已经入了张艺兴仙尊的门下吗?为何从我入门到现今都没有见过他老人家,是不是——”

        “嗤——你胡思乱想些什么?既然我们师父收你为徒岂会反悔?”

        蔡徐坤甚是文雅地用手抵住手背轻笑出声来,后又见陈立农乖乖地看着他,听的很认真的样子,他便忍不住厚着脸皮摸了摸陈立农整齐的额发,见立农师弟丝毫没有抵抗才开心地继续说道:

        “立农师弟之前并没有过多地接触修真界吧?”

        “啊——是的,我之前只在镇中富贵人家处自学过丹术,嘿嘿,”陈立农憨憨地笑了下,有些害羞:

        “我们那个城镇甚少出能修炼的人,又十分封闭,道路不行,我被查出是单灵根时,我们镇长才急急地去联系外界,在出镇之前,我都是在那人家家中自学的,出了镇之后,就在镇长的推荐下来参加昌山门的试炼了。”

        “果真如此倒也难怪,不然以我们师父的大名,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师父啊,可是个收徒特殊爱好人士,其实零零总总算下来这昌山门的一百个弟子都是我们师父门下的。”

        什么???一,一百个都是?!

        “怎么说呢,因他酷爱收徒却又经常闭关,于是,他收的这些徒弟——像我们,一般都是由师伯师叔来进行教导的,他只有在出关的一会来进行指导以及检验我们的成果。”


        ……昌山门的教学方式那么别具一格的吗?

        当然陈立农只敢在心中默默感叹一句:

        娘,这修真界果然神奇啊。

   
   
        “你既然说你想学炼丹,适合炼丹,那估计李荣浩师伯会派人来接你。”蔡徐坤如是说道。

        或许修真的人真有那么点预知功能,蔡徐坤话音刚落,陈立农就听见自己的名字响彻了昌山门弟子早课的整座大院,那声音高昂又充满活力,像山间最明亮清澈的溪流,就如同这个向他跑来的满面都是极其真诚灿烂的笑容的少年:
       
        “哎——!是陈立农师弟吗?我是你八师兄尤长靖啊!李荣浩师伯让我来……哎哎哎!别转身就走啊!我不是坏人啊!”

   
        啊啊啊我知道啦!声音小一点啊尤师兄!丢脸死了!

        超级害羞的陈兔子在众人的目光聚集下,恨不得立马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all农】【坤农】修仙之道啊路漫漫

#农受only 禁止ky
#小学生文笔 瞎写写 随心所欲 ooc满篇
#不会写文的人又懒又没文化 就算真的烂请委婉一点告诉我好吗?
#第一次尝试写这种文啊而且入偶练坑没多久 真的把握不好他们的性格 所以小天使能在评论区科普顺带安利我嘛??
#接受不了就×出去不要告诉我好吗?
#学生狗 忙
#写半天只有一点点_(:_」∠)_
#私设严重

第一章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叫做昌山的山,云雾缭绕的昌山之上有个昌山门,昌山门里有个人人想嫁的大师兄。是日,就在通往昌山门的九千九百九十九阶云梯上,传说中人人想嫁的昌山门大弟子蔡徐坤迎来了他的新师弟。

    在禁了真气只能死狗般爬完九千九百九十九台阶,然后在昏死的边缘试探的陈立农还是撑着一口气看了看来人,待凝神看清后楞楞地喃喃道,“这么俊俏的小哥是蔡徐坤没错了,这昌山门我是没走错。”

    然后,他便晕了过去。
   
   
   
    陈立农醒后还在对自己失礼行为感到懊悔万分,便听见门吱呀一声开了,待看清来人是被他“非礼”了的蔡徐坤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蔡……蔡道友!之前我不是想夸你俊俏来着!不不不……我不是说你不俊俏,我是说……就是……并没有轻薄你的意思!我……我本意不是……”

    蔡徐坤看他手忙脚乱地胡乱解释了半天,急得眼眶都红了,终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陈道友不必着急,我明白你的意思。”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蔡徐坤见他从一只急得胡乱蹦跳的小兔子安静下来,变成一只乖巧的小兔子,觉得甚是有趣,便忍不住想逗逗他:

    “陈道友觉得自己通过了云梯试炼,一定会留在这昌山门派吗?”

    陈立农霎时一惊,瞪大了圆溜溜的双眼,“我……我……李荣浩仙尊觉得我并不合格是吗……虽然虽然我只有木系单灵根,但是但是!我从小与异火并不排斥!我可以炼丹的!我……”

    木系单灵根可是天灵跟啊……这家伙怎么……什么叫只有木系单灵根啊……

    见蔡徐坤只是深沉地摇摇头,陈立农急了:“那……那周洁琼仙尊,程潇仙尊,欧阳靖仙尊……”

    蔡徐坤连连摇头:“恐怕你都没法入得这些仙尊的门下了……”

    眼见这小兔子灰败下来,蔡徐坤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逗这么狠了……

    于是他紧接着说道:“因为你被张艺兴仙尊看中了,怕是要成为我的亲师弟了。”

    哎哎哎???

    陈立农感觉自己的难过还没喷涌而出就硬生生地堵在了心口,这不上不下的感觉,真真是——

    啊——还泛红的眼睛被瞪得更大了,真是越看越像兔子啊。蔡徐坤不露声色地想着。

    “那……那那真是谢谢蔡道友来通知我了……唔……”

   
   
    “什么蔡道友啊,要叫大师兄啊,立农师弟。”

    那时的初遇的少年郎笑着如是说道。

   
    这一笑真的是——刚过及冠的俊朗少年眼角尽是蓬勃春意,怕是漫天迎春灿如朝霞也不及他灿烂啊。

   
    啊——终于明白为什么昌山门大弟子被称为人人想嫁的人了。陈立农晕乎乎地想着。